金卫东董事长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编辑: 金卫东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01-22 18:20:30 浏览: 6787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金卫东董事长在2017年1月博狗游戏集团领导力训练营上的演讲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这个标题,最初我是在2016年底以校友身份在沈农读书会上给学生们的分享。因为学生们在校园的象牙塔里,有常识的灯火照耀、指引,但是一离开学校,就到处都是竞争,到处都是压力,有很多负面的信息、负向的因素。其实人生就是突破阻力、战胜困难、面对压力、取得成功的过程。而人生的道路并不平坦,就像黑夜里泥泞的小径,在面对人生纷繁复杂的难题时,总有一盏常识的明灯为大家指引方向,砥砺前行。这是我这个题目的本意。

 

读书的目的

读书的目的是什么呢?我自己理解读书有这样三个目的:一是认识世界,二是改造世界,除了这两个有用的,甚至是带有一点儿功利性的目的之外,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许更多的时候读书是为了悦己达人,让自己、让别人更愉快、更幸福。

善于认识世界的人是最会读书的人,最会读书的人有时候不见得真的能学以致用,但这样的人通常会被人们当作人类的精英,在古今中外都被给予优待,被社会顶礼膜拜。中国古代很多状元、举人、进士,他们并不一定成为治国的栋梁,但是他们一生被养尊处优地对待。马克思说: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常识和智慧。

改造世界,很多人应用常识学以致用,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就是学习并应用它,难道不是最快乐的事情吗?所以,学习的目的在于应用。大家很多时候既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甚至也不是一个组织中的重要人物。今天在座的各位不是管钱的就是管人的,还有既管钱又管人的,大家都可以说是很成功的人士。

但是,假如你不是这么显赫、这么关键,其实读书对你也非常重要。因为读书能够让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够让你不用因为自己的穷达、成功与否而妄自菲薄,或者妄自尊大。古人说大部分人都是“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大部分人都是因物喜,因己悲。可是那些在常识的海洋中遨游的人,那些能用常识武装自己的头脑、完善自己心灵的人,他们可以活得更独立、更本色,他们能做到不忘初心。所以,读书是让自己更独立,让自己能够更加从容地生活在世上的一个手段,它可以让你不被成功污染,它也可以让你在不太发达的时候安贫乐道。因此读书的奇妙,不管对成功人士还是对普通人都是有价值的。

大家一般意义上的读书就是去买书,哪一本书流行就买来阅读,其实这种阅读不是根本的阅读,不是根本的学习。如果大家讲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最好的方式实际是最枯燥的方式——系统的在学校的学习。这个学习,是大家离开学校、走上工作岗位后继续读书学习的坚实基础,那就是数学、物理和化学的学习。数学是科学之母,数学是逻辑。

那么什么是数理化呢?其实数理化是有机联系的。按照物体的尺度大小,凡是在10-10之下尺度的物体,他们都是电子、原子核等基本粒子,研究这个领域的科学就是物理学。而大于10-10小于10-6的就是原子、分子和其他的聚合体,这个学科就是化学。我本人学过7门化学,我的硕士专业是动物生理生化,可以说,化学既是我的所爱,也是我的所长。

在超过10-6到102的范围内,这样范围内的物质就是大家所说的细胞、生物体、材料、建筑物等,而这些科学就是所谓的应用科学,医学、生物学、建筑学、材料学、各种工程学。然后更大尺度的科学就是地球学和天文学,这又是物理学。所以,物理和化学很难完全分开,而所有的应用科学实际就是数学、物理和化学的结合,再加上生命科学。在物理、化学之外,就是数学。数学是科学之母,数学告诉大家用已知的公式推导出未知,一些公理、一些定理。

这个世界上谁的数学最好呢?我认为世界上数学最好的国家是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美国大选期间每次维基解密爆料,我都告诉我爱人这不是维基解密做的,这是俄罗斯人做的,现在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也不得不承认,是俄罗斯干扰了美国大选。因为数学好的一定会在两个领域特别突出,一个是在计算领域,另一个是在太空领域。所以,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武器最强大的、对太空认识能力最强的国家是俄罗斯,不是美国。美国可以比俄罗斯在数量上和自动化程度上占优势,俄罗斯这么少的GDP,人口也不占优势,但是它的太空武器真是太利害了,在我看来中国与美国在太空技术、在航天技术上的差距大约也就是美国和俄罗斯的差距,不管他的国力如何。数学好的人可以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完成复杂的任务。

第二好的就是印度,博狗游戏在印度有投资,印度人学《小九九口诀》都是背到19×19,所以印度人和大家做生意大家用计算器算的时候,人家用心算差不多就完成了。印度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的种族、这么多的宗教,还有这么复杂的政治,印度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中国人到美国去,很多人都发达了,而印度人到美国去要比中国人发达得多。很多大企业的CEO,很多名校的大教授、校长、系主任都是印度人,却极少有中国人,因为印度人的素质超级好。

中国也是数学好的国家,中国人的数学比很多国家要好。

美国人认为,美国的GDP之所以现在一直在低位徘徊,就是因为美国人的数学能力一直下降。由于美国人的数学能力低,起码影响了美国0.5%的GDP,而美国的GDP增长只有2%左右,影响了0.5%就是影响了增长的25%。现在英国有一个小学教师培训计划,就是派英国的小学教师到中国来学习小学教育,重点是学数学。

但是,好像这和大家的常识不对啊。大家常识认为数学的鼻祖是毕达哥拉斯,是古希腊的哲学家、数学家。毕达哥拉斯认为世界的本质是数,认为“数”是一切,认为“数”是有灵魂的。他认为“1”是开始,是万物之始;“2”是对立统一;“3”是万事万物的形态;“4”是公正;“5”就是奇数与偶数的交汇,就是婚姻;“6”就是灵魂;“7”就是机会,不谋而合地,中国也认为“七上八下”;“8”代表和谐,中国人讲和气生财,认为“8”代表发财;“9”是理性和强大;“10”包罗万象,是完满和美好。

很奇妙,世界各国的语言、文字和价值观,如果深究的话大家会意外地发现其实有很多共同点。记得有个故事说巴比伦塔,人类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建个塔,都要建到天上去了,上帝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施了魔法,让他们说不同的语言,让他们彼此就不能配合,所以这个塔就建不成了。其实大家很多语言的痕迹最后发现基本的发音很相近,比如大家叫“石头”,英文叫“stone”;大家新疆人说“市场”叫bazaar,印度也叫bazaar,欧美也叫bazaar,甚至我去了伊朗,伊朗的“市场”也叫“bazaar”。有一个专门的知识就是研究各个语系之间基本的要素,其实都能寻找到相同点,差不多40%左右。

那么毕达哥拉斯真的是数学的鼻祖吗?其实研究证明,毕达哥拉斯虽然数学造诣非常高,他是希腊人,他少年时期是在巴比伦成长的。巴比伦指的就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的一小片冲积平原,大家大家听说过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美索不达米亚就是苏美尔语,因为这个地方最早的民族就是苏美尔民族,它的含义就是两河之间,所以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两河文明、苏美尔文明、古巴比伦文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一种文明,这个地方就是全世界文明最早的地区。文明最基本的标志就是文字,没有文字就不能称之为文明。这个地方的文字——楔形文字在6000多年前已经成熟,他们把文字写在泥板上送给恋人,就是情书,而大家最早的甲骨文3000多年,是介于符号和文字之间的,我觉得甲骨文很难写一首诗,很难写成一封信,所以那是更光辉灿烂的、更早的文明。毕达哥拉斯除了在巴比伦学习外,他在巴比伦期间去过印度,在印度专门研修过数学。印度人的数学很利害,阿拉伯数字是印度数字,印度人发明了“0”的概念,因为有了“0”才有了正和负,才能让数学更准确地描述这个世界。

 

阅读的层次递进

那么大家有了刚才的数学、物理、化学以后,大家进入了今天的话题——阅读。

阅读是递进式的,当然其中又有穿插。但总而言之,较为粗浅的阅读是指阅读文学书籍,而这个往往成为中国很多家长和中国人认为的阅读的全部,当你读了很多文学读物的时候你就成为了谈资很多、跟谁都有共同语言的文学青年,你就变得多愁善感了,你就变得更富于同情心了。所以文学家是各个民族的宝贝,印度的泰戈尔、德国的歌德、英国的莎士比亚、我国的李白。虽然像王之涣只写了短短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可是大家记不住唐代谁是企业家、谁最有钱,却记住了王之涣《登鹳鹊楼》中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文学在丰富人的心灵、沟通人的感情、幸福人的生活方面的确是功不可没,但是从思想的深度和阅读的高度来说都是不够的,必须再进一步,进入到史学。

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人对历史特别痴迷,而对历史的痴迷往往是从传记文学开始的。传记文学,有纪传体、编年体,以事为线索或者以人为线索。现在全国很热的、解读历史的新流派,像《明代那些事儿》、《百家讲坛》上的易中天,还有袁腾飞、高晓松,他们解读历史,很多人痴迷,尤其是男人。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会对历史、对未来、对地理、对遥远的文明特别痴迷。我想男人能够对这样跟自己现实并不相关的常识感兴趣,也正是因此男人就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责任。因为男人不仅是低头看路,他也经常仰望星空。当然,女人也是一样,不过很多女人在亲情、在家务琐事上,还有传统观念的影响下,失去了像男人自由发挥、自由成长的机会。但是不管怎么样,好像也和性别有关。女人对地理和历史的浓厚兴趣不及男人。阅读到这个时候,人们就会产生很多感慨,对兴衰像一面镜子一样,对现实变得更沉着,对功利看得更淡泊,所以以史为鉴。

那么再深一步的阅读就进入思想和哲学的阶段。进入思想和哲学的阅读就会感到特别迷茫,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开始问自己我是从哪里来,开始问我将到哪里去,本质地开始思考死亡,开始面对消亡。这是个非常痛苦、非常迷茫的阅读阶段,很多人就没有超越过去。但是作为一种哲学的思潮,很多人就更多地认识了苏格拉底,认识了柏拉图,认识了亚里士多德。

由于现在西方拥有话语权,所以大家就认为世界历史就是由远古的原始社会进入希腊,然后希腊的兴起进入罗马,之后西罗马、东罗马分治,然后又十字军东征,然后又黑死病,又英法百年战争,然后开始进入文艺复兴,人性复活,开始进入深度思考,到了启蒙运动,启蒙运动产生了科学,出现了牛顿,出现了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思想的解放、科学的兴起,人类开始产生了现代工业,而工业革命进入了物质极大丰富的资本主义社会。好像这就是人类的历史,其实这个历史讲得还是有话语权的人的历史,它忽略了其他文明,比如印度文明,印度文明也是几千年的文明;还有埃及文明,埃及文明的成就无论是它的天文、历法、医学的成就也都非常高;当然还有大家中华文明。这些文明由于话语权不够,仅在自己的国家里面有自己的解读,还没有形成全世界的、共同的认识。

最近博狗游戏首席技术官邵彩梅博士推荐我读一本书,叫《丝绸之路》,一个全新的世界历史的视角。书很厚,我读了十几页就非常喜欢,编辑是一位英国教授,他在书的前面说:大家在每个不同的国家看到的世界中心都不一样,在土耳其看到的是以土耳其的欧亚大陆交汇点,过去的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为中心的;而在波斯的古代地图是以色拉子、以伊斯法罕为中心的;印度是以恒河流域为中心的向外扩张的世界地图;而中国是以洛阳、长安、南京、北京为中心的万国来朝的地图。可能中国没有真正严格意义上的哲学著作和哲学家,但印度就有,还很强,只不过印度的语言太复杂,印度的人口足够多,好像不需要向外传播,只要开化自己的人就够了。

如果读哲学本身就有乐趣那最好,如果读哲学觉得很枯燥也不妨读一读哲学家本人的传记、小说,以及写他们人生的那些故事。我在大学时读过叔本华的书,那时候叔本华、马斯略、弗洛伊德大行其道,后来在研究生时期就读尼采的。尼采自己认为他是叔本华的学生,可是尼采本人的造诣甚至超过了叔本华,很遗憾他的哲学思想和价值观后来也成为纳粹的主要价值观。但是很多哲学家本身生活得不幸福,甚至后来都疯狂、精神错乱、自杀,早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大家感到他们很可怜,可是他们觉得大家很可怜,他们定义中的幸福和大家不一样。当大家觉得要全世界旅游、走遍天下去看一看的时候,大哲学家康德一生没离开过自己的家乡方圆100里地,可是他在思想的海洋,他在书籍的海洋,他在无限的自我的辩争、自我的挑战中实现了更好的认识。我还推荐大家读一本书叫《当尼采哭泣》,这是一本虚构的小说,假托19世纪末的两位大师:尼采和弗洛伊德的老师布雷尔,基于史实将两人合理虚构连结成心理医生与病人,开启一段扣人心弦的“谈话治疗”。好像这个小说被拍成影片,是不是获得诺贝尔奖我不肯定。这样阅读的层次很多人能达到,但大家中国的学生还普遍停留在较为浅层次上。据说中国目前大学生最流行读的书是《三体》、《兄弟》、《盗墓笔记》、《鬼吹灯》、金庸的小说。

这是美国大学生(指PPT中)阅读量排名前10名的书籍:

第一个是《理想国》;

第二个是《利维坦》,是讲政治的;

第三个是《君主论》,编辑马基雅维利,我现在正在读的是盐野七生写的《我的朋友马基雅维利》,马基雅维利是西方政治的论述者,是现在西方政治制度的设计者;

《文明的冲突》,是近代的书,从出版到现在几十年吧,它刚出版的时候我就喜欢,因为亨廷顿把世界的文明总结成6-7个主要文明,但他又很武断地讲世界文明说来说去就只有两个,一个是西方文明,另一个是非西方文明。他断言,将来世界的冲突不是政治也不是经济,也不是军事,世界将来发生的冲突是文明的冲突,而最有可能产生冲突的是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对抗。这本书在2001年“911”事件后洛阳纸贵,大家再一次认识到亨廷顿的高屋建瓴。亨廷顿本人就很有名,他还有一个又像师弟又像学生的同行人,这个人叫弗朗西斯·福山,我曾经讲过《信任》,弗朗西斯是政治哲学家也是经济哲学家,是个思想家,他讲“信任”,他讲世界上哪个国家富、哪个国家穷,就是诚信程度高的国家富,诚信程度低的国家穷。诚信程度越高的国家就越容易产生越强大的经济组织,比如北欧、中欧、西欧、北美;诚信程度低的国家就容易产生强大的国家机器,就产生不了大的经济组织,不管大国小国。小国也可以有大企业,但是大国如果诚信程度不高一般就没有大企业,即使有大企业也是国有企业,或者跟国有有关的企业。这是福山的观点。福山还写过一本比《信任》更有名的书叫《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这是在前苏联解体后写的,这本书一度在大家国家不那么愿让大家看,他认为历史到这里就终结了,不再向前了,因为市场经济、民主制度就是人类终极的象征;

《风格的要素》是一本很简单的书,是讲英文写作的,别看这么简单,是美国大学生阅读排在前列的,因为用英文写好文章这也相当不容易。北大有个教授说:人生的高度取决于你的语文素养,你的语文素养多高,你的人生高度就有多高;

《伦理学》,亚里士多德的著作;

《科学革命的结构》、《论美国的民主》这两本书你们都看看;

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他们作为一种思潮、一个学派来研究;

最后一本是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

 

读书的三要素

那么什么时间读书好呢?其实什么时间读书都好,但是以年少为佳。现在按照联合国的标准,50多岁还是青年,所以大家还都在年少状态。读书要注意,要读得广博,要有选择地读,读了以后要把它变为自己常识的一部分,并且要准确地传承下去,这就是读书的三要素:博、精、准。

 

这就是我的孩子(指PPT的照片),他刚刚从美国回来,大学一年级,他大学的专业是量子物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第一学期选了四门课,一门物理,一门化学,一门恐龙学,一门人类学。他是学量子物理专业,为什么要选后两门课呢?不管学什么科学,你首先要有通识教育的基础,这就是“博”。一座楼要想高,基础很小是不可能的,所以高的基础是博,所以叫“博士”,不叫“高士”,也不叫“深士”,而叫“博”,它就代表了能“高”、代表了可“深”。他有一科考得不好,就是人类学,打了个“B”,他觉得很失落,但我觉得这非常好。据说前苏联宇航员的必修课就是古典音乐,因为宇航员在太空飞行的时候很容易有心理疾病,阅读在天空也不太容易,但听音乐就非常容易,而能够欣赏古典音乐对于保持心情的平稳非常重要。前几天我在群里让大家听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不知道有多少人听了,这应该每年听,每年听你会听到一些重复,你也会听到很多新的精选。而这个新年音乐会绝大部分作品都来自斯特劳斯,大斯特劳斯、小斯特劳斯以及斯特劳斯家族的其他人。我尤其喜欢每年的结尾乐曲,总是给我带来欢乐和积极的心情,就是《拉德斯基进行曲》。

前几天我去了印尼,大家已经决定和印尼的世界“虾片大王”——嘉实集团黄世伟家族合资,我去了之后他先容他们企业的时候说他们企业最早是和日本的Tomen企业合资。我本人姓金,汉族金姓的第一个起源是匈奴,所以我微信的名字就是一个蒙古名,叫“布日古德”,因为蒙古人就是匈奴人的后裔,匈奴人有很多后裔,韩国人、朝鲜人也是匈奴人的后裔。我和韩国Easybio的董事长聊天,他说韩国人就是匈奴和汉武帝打仗后,大部分匈奴人就被驱逐到西面,然后这些匈奴中的常识分子和手艺人就被留在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让他们给皇家做工艺品,做首饰,由于他们会加工金属制品,所以赐姓“金”。匈奴有一个很利害的单于叫头曼单于,“头曼”什么意思?就是一万,一万人的首领。他被他的儿子射死了。他的儿子叫冒顿单于,老想夺皇位,他召集了一帮死忠他的人,他射自己的马,大家就跟着射;他射自己的女人,大家就跟着射。不射,就把你杀死。后来有一天他射他爸爸,卫兵也跟着射,冒顿单于就继位了。他叫“头曼”,大家与朝鲜之间的江叫“图们江”,大家跟蒙古合作的企业“土门”企业也是“Tomen”,所以,这些地方也都是匈奴人。那为什么他们跟丰田企业合资成立的企业叫“Tomen”企业呢?我抱着疑惑一问,那位老董事长说:“日本人认为自己是匈奴人,每年举行的世界匈奴大会在不同国家召开,经常就在日本召开。”因为发现了“Tomen”我就问,这一问我感到很喜悦,证实了我的怀疑,而对方也因此对我也刮目相看:你一个做饲料的中国人,你是一个土豪还是一个常识分子,从中就能看出来。一点小事儿,可是也加深、增进感情。其实这次接触的黄世伟先生,他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他每次来中国都是大家国家领导人亲自接见,他是爱国华侨的领袖,他成就非常大,但他现在已经退居二线了,让他的女婿和大家合作。在酒桌上,当时建平(博狗游戏员工)也在,当时中国的总领事也在,他很谦虚地说:“金主席,我认为你一定非常成功,我觉得你非常敏感,你对艺术、对美都非常敏感。你非常渊博,你不像是一个从中国大陆来的企业家。”他讲了许多表扬我的话。我想,双方合作有产业的契合,有双方共同发展的诚意,但除了这些之外,对人的认可也非常重要。

我再举个例子,这是前段时间我有三天的伊朗之行,和赵亮经理一起。在伊朗吃饭的时候我看到这样一个石碑,石碑是2570年前,波斯的国王居鲁士的一段话。这些英文我翻译过来以后,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过去大家认为波斯人就是野蛮的,是随便杀戮的,老是攻打欧洲,是野蛮人。我翻译过来,这段话是这样的:


我是居鲁士,

我是阿契美尼德国王,

我是人民的援助者 爱的使者;

我的士兵恪守着波斯人的行为准则;

大家为了人们的自由而来;

大家不是腐败与黑暗;

大家不施恐惧与逆行;

大家不兴灾难与侵略;

大家是安全与和平的使者;

大家是人类自由的创造者;

大家是智慧的先知;

大家是人类公正的使者;

众圣之圣把金丝腰带交我,

让人们生活的现世与归去的天堂

都繁昌是给我的奖赏。

——居鲁士于2570年前


我觉得这就是人权宣言啊!这里的核心思想就可以直接写进美国宪法。我想40、50岁的朋友,你们在大学时期可能都喜欢过一首歌叫《巴比伦河》,那个悠扬的、感人至深的旋律。《巴比伦河》就和这个居鲁士有关,是犹太人沦为巴比伦人奴隶的时候想念故乡唱的歌曲。居鲁士战胜了巴比伦以后,让人们自由选择,给了犹太人自由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就是现在的以色列,迦南之地。所以,以色列人对他感恩戴德,觉得大家世世代代都应该把波斯人当恩人。现在的伊朗就是波斯,伊朗明确地在他们国家宪法中写到,要和除以色列以外的所有国家友好相处。因为伊朗人觉得以色列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老是谋杀,总对他们国家的人搞暗害。当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居鲁士本人是一个如此宽厚、仁爱的君主。他的继任者大流士,进一步开疆拓土,这是大流士的像(指PPT中照片),这是我翻译的大流士说的一段话:


我热爱真理,绝不谎骗,

我不希翼强者压制弱卒。

真理是我的意志,

我不与谎言为伍,

亦不会成为其奴。

即使谎言挑衅我也不恼怒,

我会抑制它并控制自负。

——继任者,伟大之王大流士


这就是在西方的视角下杀人如麻的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暴君吗?连自己的恼怒都加以控制,既不与谎言为伍,亦不会成为其奴。我觉得大流士应该是个很伟大、很开明的、杰出的君王,起码在他的某一个阶段应该是这样的。

关于读书,人们说这个人(指PPT中照片)的读书量是一般人的60倍,这是马斯克,他生于1971年,他最早创建的企业是贝宝,中国的支付宝就是跟他学的。贝宝要上市之前,他就对量子物理感兴趣,他看到美国宇航局的火箭发射一次就不能用了,是一次性的,而航天飞机总出事故,剩了这两架航天飞机就不敢起飞了,他就心血来潮,要搞航天穿梭火箭,让火箭重复利用,于是就没耐心等着贝宝上市了,把它卖掉。要是上市能赚上百亿,不上市就几十亿,几十亿就几十亿,他马上就开始研究太空火箭。现在太空可回收火箭重复使用已经变成现实,美国宇航局决定以后不再用自己的航天飞机,也不再用自己的火箭送航天器上天,就雇佣他企业的,这个企业叫SpaceX。大家都知道现在最牛的车就是特斯拉,特斯拉也是马斯特的。马斯特还有一个企业,是生产太阳能电池的企业,叫SolarCity。太阳能、自动驾驶、航天飞行、电子商务四个领域,世界最牛的企业是一个人的。这个人是个工作狂,这个人每周工作100小时。这个人也不是什么都成功,婚姻就是两次失败,第二次离婚后又复婚了,由于他和妻子结婚后很长时间没孩子,就不耐烦了,就马上到医院借助人工受孕的手段一下子生了好几个孩子。可是他最值得大家学习的,就是他有超级的阅读学习能力,他的阅读量是普通人的60倍。我也是个爱阅读的人,我觉得我和他比,我就是站在他和普通人之间、偏向普通人的位置。

读书让大家拉近了和人的距离,读书让大家懂得别的国家的文明、宗教、历史。在这种相互敬重、相互了解的过程中,大家也得到了对方的敬重和认可。这几张照片分别是我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与大家当地的好朋友、伙伴的照片。每一个地方呆的都很短暂,但是都是难舍难分。上面这个小朋友叫约瑟夫,他爸爸就是马来西亚的拿督,拿督相当于爵士,他刚刚二十几岁,他特别喜欢我,他爸爸和我在一起,后来他就对他爸爸说,我能不能和金先生要一下他的电话。他爸爸和我说了,我说可以啊。他现在就有我的微信,每到过节都给我发信息。他跟我说话就有点儿紧张,其实他是英国名校毕业,很优秀。这次大家选择了和印尼合资就不能和他爸爸的企业合资了,但是留得青山在,10年以后呢,也许大家峰回路转了。马来西亚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目标国,只是相比下目前在印尼更合适。大家在菲律宾和许家兄弟应该说是相见恨晚,情深意长。上次我离开之前,许家三兄弟写了一封信,写得感人至深。我想,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哪里都有朋友,只要志同道合,只要价值观相吻合。

 

讲完“博”,讲一讲“精”。其实常识有的时候是要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这张照片是我回沈农等省长开会,去得早了,我就在树下读书时别人给我拍的一张照片。很多人问我,你是真的看书吗?大家记不记得,那时大家集团正在本溪开会,下午有我的讲座,我就在准备那个内容。大家还记得大家每个小组上前发言,要求每个小组英文好的都要把发言翻译成简单的英文。那次几乎每一组的发言都被我批评了,有的把coordinate翻译成cooperate合作,有的把overcome翻译成解决solve,有的把among翻译成between,如果翻译成in between就更好了,但这些实际上是需要日积月累的。

下面这张是大家回母校,研究生30年聚会的照片。大家不仅回母校看一看,还有三个学术尖子给母校在校的博士生做了一场学术报告,我是学术报告的主持人,我主持他们仨都是有压力的,尽管我已经经商20多年了,但是我能准确地掌握他们每个人研究的方向。我都向他们有善意地指手画脚(笑)——这个应该做得更好,这个不对。因为我当年也是个学术尖子,我是1990年首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获得者。国家首批自然科学基金,你想,国家很多院士当年也无此殊荣。只不过当年阴错阳差,不在这个道路上走了,但是还是毫无愧色地可以在那里指点江山。

我弟弟是一个大学教授,他比我小两岁,他学微生物,后来在清华读博士,现在在哈工大做环保,由于大家俩年龄太接近,他一般也不叫我哥,就叫我名字。大家家当老师的多,他当老师,他媳妇当老师,我爱人当老师,我妈妈当老师,亲属中当老师的也多。有一天早上,好几个学生物的亲戚都在一起,我弟弟就突然向我发难:“哎,金卫东,问你个问题,蛋白质、脂肪和糖代谢三大代谢中有一个共同的分子是什么?”我想了会儿,说:“是不是丙酮酸和乙酰辅酶A?”“就问你一个,没问你两个。”我想一想:“那就是乙酰辅酶A。”“为什么不是丙酮酸?”我说:“因为脂肪的分解代谢是β氧化,它是两个碳、两个碳切割,所以只有乙酰基。在脂肪的分解中没有三个碳的过程,所以就可以把丙酮酸排除。”我弟弟当时说:“金卫东还行啊。这就是我今年给我的研究生讲课的内容,他们都记不住,回答不上来。”

再讲我和一个部级领导参加全国的考察活动,这个部级领导是个留学生,是个大学校长出身,目空一切。大家去新疆考察时,他一看考察团里都是教授,就我一个企业家,他就认为我是滥竽充数的,而那些教授在他眼睛里都不在话下,他就很狂妄。走到新疆的时候他就老是指点江山,说这个说那个,我就有点儿不高兴,但是找不到攻击他的点(笑),可是不久他就犯错误了。看着外面的平原,他说:“哇!这个新疆这个大平原,是做农业最好的地方,这里的农业搞不好,真说不过去!但是我是在美国留学回来的,但是这个地方又特别容易产生的那个……那个自然灾害,这个……这个……我不知道汉语怎么说,我就知道英文叫torpedo。”我回头看,说:“错了,tornado。torpedo是鱼雷,tornado才是龙卷风。”他说:“金总,你也是留学生吗?”“不是。”“那你怎么英文这么好?”我说:“不留学不也得学英语啊。”他就有点儿忌惮我。又走一段,看到一大片薰衣草,这次他是真想不起来薰衣草用英语怎么说,就问:“金总,这个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汉语怎么说,我就知道英文叫lavender。”他就知道我讽刺他,不太友好。这一路上反正他不管说什么我就总要纠正。最后一次出错就是到克拉玛依,克拉玛依的市长是位女士,对他很崇拜。我如果不和他相处对他也很崇拜,但接触后离得近了就没有那种盲目的色彩。到达克拉玛依之后他的语言就有点儿不那么准确了,新疆有塔克拉玛干沙漠、克拉玛依油田,他说:“啊,我第一次来到塔克拉玛依。”他把塔克拉玛干、克拉玛依集合了。然后科技部一个司长也是有点冲动了,他俩还有师生关系,油田不是有很多磕头机吗?他说了句:“哎呦,市长啊,你们这里景色太好了,到处都是摇头机啊!”我就觉得不行啊,还是太没有定力了,怎么一见到美女市长,说话就不行了呢。然后大家离开这里去塔城了,在路上,我走到大巴前面对大家说:“我要作首诗。”这位部级领导说:“唉呦,金总作诗,大家鼓掌。”我说:“但是我作前两句,后面你们大家要接啊:大家来到塔克拉玛依,到处都是摇头机。”他们就笑得不行啦。

大家沈阳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体检企业,总部在北京,是个连锁企业。老板是沈阳人,跟我认识以后对我也非常热情,请我去吃饭。因为他是医学专家,原来是卫生部门的,所以这一桌吃饭的9个人也都是医学博士,都是名院的医生,就我一个是做企业的。上了第一盘菜,不告诉大家是什么,让大家先吃,吃完了,说是胎盘炒鸡蛋。胎盘绝对是健康的,非常香,大家都知道胎盘的中药名叫紫河车,补血补气。大家彼此不熟,我走哪儿就总愿意考人,愿意考试。我就说:“那好,我现在考考9位博士,胎盘有什么营养?”有人说血管多。不是。有的说蛋白质丰富,但他们都说不到点子上。就一个人说这里可能含激素。“对啊,这个是对的。他们8个都答错了,只有你答对了,那我再问你,这里都含什么激素?”他说:“可能性激素吧,雌激素!”我继续问:“还有呢?”他说:“不知道。”我说:“我认为这里首先有HCG(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然后有LH(黄体生成素),有FSH(卵泡刺激素),还有GRH(上位促激素),然后还有GnRH(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的痕迹,因为它是慢慢变少的激素,这些共同构筑了胎盘激素的群体。你吃了之后,就会让你缺的激素得到补充,让你身体舒适,调整你的内分泌。”他们说:“哎呦,你不是企业家,你也是医生啊。”我说:“对啊,我也是医生。”“你是什么医生啊?”我说:“我是兽医。”(笑)咱们兽医不也学产科嘛。

我给大家讲过一个故事。去年在北京,北京饲料企业技术沙龙,主持人就是李德发院士。李院士在美国读的硕士、博士,所以李院士讲课用汉语,但板书用英文,因为他用英文写比汉语写还流畅。他写了一个很长的英文单词,但忘了这个分子用汉语怎么说了。这是个技术总监沙龙,我是董事长,按理说我是不应该参加的,但是我就有兴趣,想着技术总监沙龙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技术进展,我得去听一听。自己开车好几十里地去。但是我在那老看手机,看微信。全场问谁都不知道,我抬头看一眼,说:“这个是a-酮戊二酸。”李院士看看我说:“金卫东,你怎么能知道这个呢?”我说:“我学过啊。”李院士说:“你们这些技术总监都得跟人学啊,人家是上市企业董事长,这个词都会。”

所以说,读书要精啊,当你读得精的时候、记得准的时候,你容易出类拔萃,容易脱颖而出。其实大家博狗游戏在做商业的过程中,大多数人都是同质化,都是差不多的,都是围着客户转的。可是大家应该学会运用常识的力量,运用智慧,运用解决问题的方式。

这是去年八月十五,我和孙利戈副总裁去俄罗斯(指PPT)。大家为什么去俄罗斯呢?荷兰德赫斯企业在中国和大家合资,在俄罗斯就是和这个家伙合资,这个人(右二)长得很高、很瘦,可是他是个很野蛮的人,他是一个极端敬业的企业家,又是一个非常粗鲁甚至带点儿黑社会性质的人。这是个合资企业,这是德赫斯的哥俩(左一、二),他们是这家企业的控股股东,可是德赫斯和大家来了,从一楼走到二楼再走到三楼,直到走到他办公室门口,他都不出来。德赫斯的老二敲他的门,敲半天才开门。我一进去我就觉得不对啊,德赫斯在大家这儿就是个小股东,他们过来大家都得到机场去迎接,起码都得从楼下接到办公室,因为这是对朋友、对伙伴的基本敬重。但是大家来到这里,走到三楼,走到办公室他都不出来。我才明白,为什么Co和Koen要找我去,是希翼我现身说法来征服这个俄罗斯人。

但能征服了吗?第一,他是说俄语的,会说简单的英语。还有他连欧洲人都不敬重,他能敬重中国人吗?他的企业是俄罗斯国家最大的预混料生产企业,赚很多钱,但是谈到预混料,问他配方的时候,我发现他用的油就不对,他用的油是丙烯醇,大家知道甘油就是丙三醇,三个碳、三个羟基。丙烯醇就是两个碳之间有双键,我觉得不好。用它固然有一些粘结和消除静电的作用,但是大家知道羟基作为醇很容易被氧化成醛,而醛再被氧化就变成酸,而双键很容易被氧化断裂,断链活性太强,也可以但不太好。所以我就告诉马克西姆(那位俄罗斯人的名字)说,这个不好。他问:“为什么呢?”我就给他和他技术人员讲了,他马上就特别重视。他问:“那你说用什么?”我说:“应该用烷烃。”我就给他写化学分子式。他问:“什么是烷烃?”我说:“烷烃就是汽油,你加的汽油就是烷烃。”“那可以用汽油吗?”我说:“那不行,汽油太稀薄了。烷烃链太短就是气体,汽油是8个碳就是液体,但是它太容易挥发了,你应该用链再长一点儿的。”“那得多长呢?”我说:“我说不太准,10几个碳的就行。”他问:“越长越粘稠?”我说:“是。”他说:“那我就用链最长的。”我说:“不行,太长就变成蜡烛了。蜡烛就是烷烃。”我就这么形象地从汽油到蜡烛,是碳和氢两种元素组成的,所有的键都是饱和的,所以这个是最合适的。就这一个小话题,他就开始对我刮目相看。

他在下午安排大家去博物馆,去博物馆我就看到了心仪已久的很多俄罗斯的名画,特别是《无名女郎》、列宾的《伊凡雷帝杀子》,还有希斯金的描绘森林的画,小熊在古树参天的森林里嬉戏玩耍。我就觉得太幸福了,怎么这一生还能有机会到这里来,能站在这些名画前这么近地看。他发现我特别喜欢这些画,他也发现我没来的时候就都知道这些画,这也让他感到很意外:怎么一个中国做饲料的还懂得大家俄罗斯的艺术,还知道列宾,还知道希斯金,还知道《无名女郎》,还知道伊凡雷帝杀子时的迷茫。为什么杀子?因为跟儿子一句话不和,儿子气愤地走了,他随手把标枪扔出去,他儿子被杀之后,他一下感到自己非常懊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伊凡雷帝本身是一个混血的后代,他的母亲有蒙古人的血统,他的父亲是俄罗斯人,这种混血儿,特别是欧亚混血儿容易产生天才,但是也容易产生狂躁分子,他的性格很不稳定。我讲这些,他就老跟着我走。利戈就走到我旁边,说:“金总,不管到哪儿,看来常识都是力量啊。”(笑)

第二天大家坐直升机到他的工厂,他基本就不跟那哥俩在一起,我走到哪他跟到哪,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哥俩一看已经达到目的了,就挺放松,晚上就喝不少酒。喝酒时我就问马克西姆:“你是哪里人?”他说:“我的家乡在乌拉尔山东面。”我说:“乌拉尔山是欧亚的分界,山的西面是欧洲,东面是亚洲,那你是亚洲人啊,来!咱俩亚洲人喝一杯。”他也非常高兴:“对!我是亚洲人。”我说:“你们俄罗斯历史虽然不长,但是也挺让人感到惋惜,三个统治王朝都是其他民族的,第一个王朝就是留里克王朝,是来自北欧的诺曼人;第二个王朝是蒙古王朝,是成吉思汗的后人,金帐汗国;第三个王朝是十月革命杀掉的罗曼洛夫家族,是德国人。俄罗斯人的命运实际始终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你们有那么多民族的冲突,有那么多宗教的冲突。”我说,俄罗斯的历史是一个苦难的历史。他也觉得非常地赞同,就跟我喝酒。他说:“第一个王朝诺曼人非常凶猛,长得非常强壮,他们在大家这里就非常残暴。”

讲完以后,Co也喝酒喝多了,他说:“他们对大家也很残暴。古代诺曼人就是长角的维京人,他们把大家的女人都强奸了。”Co看我和他谈得好,他也插话,他把手机打开,说:“卫东,你看,这就是我在西班牙的照片。我去西班牙旅游游艇晚上被大风吹跑了,吹跑后就被撞坏了,我心情很不好,我就在巴塞罗那的这个餐馆吃饭。你看到的这个家伙,长得这么高大,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不是西班牙人,他是西班牙非常特殊的人,就是他在那里安慰我,我觉得这个人非常好。卫东,我敢打赌你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他是西班牙特殊的一个人种。”我说:“他们那里是不是老想独立的?”他说:“对啊!”我说:“他是巴斯克人吧?”Co问:“你怎么知道巴斯克人?”我说:“对啊,不是埃塔嘛,老想搞暗害、独立。”他问:“可是你知道巴斯克人是什么人?”我说:“巴斯克人也是诺曼人。”但我发音不太准,我就发成了Rome(罗马)的音。他说:“不,不是罗马人。”他刚说完我马上就纠正:“No, Rome, but Norman.”“Yes!”他就非常感慨,说:“金,你一个中国人你怎么知道这些呢?我问你能有多少中国人知道这些?”我想了下,说:“大概90%。”(笑)他说:“NO,我认为是90%的人不知道吧?不,应该是99%的中国人不知道。”这样一交流,他这么桀骜不驯的人,这么成功的企业家,大家也谈得非常好。

我走的时候,我就随便问一问有没有这些名画汇总的画册,他就知道了。第二天我和利戈走的时候,去机场之前,他专门送给我一个特别精美的这个博物馆的画册。我想他这种人,他的老板来了他楼都不下、门也不开的人,他是不可能崇拜一个新认识的人的,我觉得他不是对我好,他是对常识好。我恰好就是常识的载体(笑),所以对我就挺好。

 

这句话很简单(指PPT),我在这里做了翻译。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很难翻译准。过去大家有一个教叫“拜火教”也叫“祆教”,2500多年前的最早的一个宗教,它的教主琐罗亚斯德,如果大家不知道琐罗亚斯德是谁,你们看过尼采的一本书叫《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查拉图斯特拉就是琐罗亚斯德的另一个翻译。他提到“The goal is the one that is trust.”这句话很多人翻译,文馨也翻译过,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很多人也翻译过。有一个人比我翻译得好,但是有点儿太有宗教色彩了。我翻译的是“唯信是求”, 唯有诚信才是我的追求。这么简单,没有一个词你不认识,可是你要把它的逻辑搞清楚也是很难的。

这是前段时间奥朗德讲话,讲话后英镑应声下跌。奥朗德讲的这段话我也是在网上看到的,我就觉得翻译得不好,后来我就给重新翻译:

英国已经决定脱离欧盟,我相信是全面退出的决定,那好,大家必须履行所有程序圆英国人之愿让他们彻底离开欧洲!大家各方均需持此坚强立场。否则,大家就会伤害欧洲联盟赖以存在的基本原则,其他国家也恐会效仿英国——脱离欧盟冀求获得或有之好处且不承担义务。退盟者必须感到威胁,退盟者必须面对风险,退盟者必须付出代价,否则英国的退欧谈判不会取得好结果。

我是一个业余的翻译,但是我自己斗胆地说,这个翻译,还有前面大流士、居鲁士的翻译,可能没有人比我翻译得更好,我自己觉得翻译的这几段文字应该是信、达、雅的状态。因为要想把英文翻译好,你要做到准,你要做到透,你还要做到美。

大家很多文学作品翻译都是错误的,比如《飞鸟集》,正确的翻译应该是《迷鸟集》。我去印度访问的时候,参观莫卧儿帝国,其实莫卧儿何不翻译成蒙古帝国,因为他的英文翻译就是Monguor, 可是大家知道印度有孔雀王朝、莫卧儿王朝,实际就是蒙古尔,是帖木儿的后代,帖木儿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像这些翻译就是因为当年大家的翻译人员他们本身没有科学基础、没有史学基础、没有哲学的基础,他们的常识面很窄,而那时候几个少数会英文的就把这种翻译固定化了。他们就会把“佛罗伦萨”翻译成“翡冷翠”,就会把“剑桥”翻译成“康桥”。有人说,我读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说,《再别剑桥》读过没?他说,没读过。我说,剑桥就是康桥。康桥就是Cambridge,所以这种翻译其实都可以更标准化、更准确。

我前一段推荐大家看的《巨人的陨落》,翻译得是少见的好,但即使是少见得好,我在前10页内也发现了几处错误,他就没有分清英格兰和英国。有的地方就把英格兰翻译成英国,那就不行。本身这个故事发生地是南威尔士,在南威尔士的人说的是英格兰而不是英国,他本身就是英国的一部分。

所以假如,要是能有这种可能,要是有一天我能不管咱们博狗游戏的具体业务,能让我翻译一两本获奖的、流行的、好的欧美小说,我一定力争翻译得最优美、最准确、最透彻,我想那个时候我希翼大家的博狗游戏人能以你们的董事长为荣。大家的董事长能翻译小说,别人的董事长翻译不了 (笑)。

 

悦己达人

那么,除了这么多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促进商业、促进成功的目的以外,其实阅读也能取悦自己,也能快乐别人。我在北京有个小圈子,一个叫胡松,给大家企业讲过课,他是加拿大国际开发署的职员,算是洋买办;一个刘波,也是个才子,非常清高,是《中国畜牧兽医报》的主编;还有一位叫范石军,非常奇思妙想、花样百出的一位营养学博士。他们三位最大的快乐就是找我喝酒,因为他们三个都特别能喝酒,每次喝酒都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可是我就老在精神上折磨他们仨,我经常在朋友圈里或在大家的小群里耍戏他们。我前几天就心血来潮,看到这个足球倒钩就给他们三个写首诗:


胡诌八扯话太松

随波逐流理不通

缺规少范石顽劣

重整河山待卫东


他们就觉得非常生气,但这很容易改啊,一改就改成对他们有利对我不利了。他们也发上去。我想不行,既然这样我就用英文写,看你们还怎么改。就把这首诗写成英文:


Husong talks without logic ,

Liubo flows like water ,

Fan is an uncarved stone absence of rule ,

Jin can be the key element for us forever .


胡松说话没逻辑,刘波像水一样到处流,范石军像没有雕刻过的石头一样,只有我才是永远可靠的人。翻译成英文版本后,他们就不好改了。

我喜欢打牌,我有一个朋友叫林鹏。有一次到北京了,要约我打牌,给我发一首诗:“东南西北白发中,各路俊杰逞英雄。有心去摸条饼万,不知君身可从容?”意思是你有没有空?我正在外地,马上回复:“男儿何处不威风,关公温酒斩华雄。今夜宵行回京都,明天便可战群龙。”他给别人看,说,这就是老金,一分钟就回了(笑)。

其实人生大部分时间是“野径云俱黑”,但是不管在什么时候,顺境、逆境,不管方向是正确还是片面,常识就是力量,常识的力量永远从正面帮助你,让你接近目标,让你接近成功,让你战胜困难,让你获得敬重,让你赢得尊严。其实我本人是一个不愿意卑躬屈膝也做不到曲意逢迎的人,我在很多时候总是桀骜不驯、特立独行,所以我在很多场合有很多人喜欢我的同时,也有一些人不接受我。我发现那些有素质的人都喜欢我(笑),喜欢我的、给我掌声的都是高素质的人(掌声)。

今天跟大家分享这个题目看似与大家的经营不直接有关,实际上从长久而言它和大家的成功有关,它和大家的成就有关,它和每一位的事业顺利有关;而退一万步讲,它和大家的事业和功利不相关的话,它也和大家的生活幸福直接相关。一个爱阅读的国家就有前途;一个爱阅读的组织是更可靠、是更有创造力的;一个爱阅读的人更容易成为社会的贡献者而不是一个麻烦的制造者,更不是一个贪婪的掠夺者。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