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馨 首席人力资源官、董事会秘书

满城尽是春光美

编辑: 赵文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5-21 15:27:29 浏览: 3375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这个题目可能会引起质疑,因为如今的世界、中国,可以说是一片恐慌,报纸、电视、街头巷尾无不谈及经济危机。现在,如果写文章不说点儿跟经济有关的事情可能会被认为是“不闻窗外事”的呆子。没有多少人愿意或者有精力去注意身边的美。本性难移,似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我移动着双腿,转动着双眼,贪婪地欣赏着那些一直存在的、偶尔被大家忽视的东西,一些让大家心动的、生活中最本质的事物。这些如冬日的阳光,温暖着我,使坚硬融化、紧张消失,内心芬芳得以释放。 

落叶满地、红叶纷飞的时节,陪着孩子在长椅上闲坐。女儿一圈圈地轮滑,不知疲倦,时不时向我招手,露出幸福的笑容。周末,广场上几乎都是孩子,放风筝、轮滑、跳绳、打羽毛球,满是欢快的笑声……还有刚刚学会走路的,蹒跚着、不倒翁似的趔趄着走来走去。 

凛冽的隆冬,缩着脖、束着手在小区里匆匆跑过,楼下的两位老人穿着运动衣在打羽毛球,看见我便喊:“姑娘,直起腰来,跑几步,天一点儿也不冷,活动活动就好。”依言而行,竟轻松了许多。小区里,不少老人在运动,或打太极、或随乐起舞、或漫步行走,或面向朝阳怡然自得…… 

出差行至大西北,稀稀拉拉的泥坯房,矮矮的、随时好像可能倒下的泥院墙,灰尘满脸、面带羞涩的当地人。连绵起伏的祁连山,没有一点绿,只有黑黑的焦石般的苍凉,像受尽沧桑的男子,佝偻着背,裸露着满是伤口的脊梁……那静谧和贫瘠,让人心痛。西北人却咧着嘴跟我说:“大家生在这儿习惯了,挺好的,啥就是啥。” 

演讲来到大学校园,古朴典雅的图书馆、人声鼎沸的运动场、蜿蜒崎岖的小河、唇枪舌剑的学子。听讲时掌声呼应、提问时咄咄逼人,安静的面试队伍里,或是求知的脸、或是不服气的面容。 

集团做挂历,用的是高管人员业余拍摄的摄影作品,一群高效而职业化的管理者,一群商场上只争朝夕的大男人,用粗糙的手、并不娴熟的技艺,拍下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旖旎的风光,多彩的世界。心中有美景,满目皆天堂。 

有人给我转送来礼物,来自喜欢《博狗游戏人》的客户,一个手工绣的、镶拼出星斗图案的褥垫,一大口袋红红的苹果,还有虽错字满篇但情真意切的感想……吃着苹果,摩挱着细细的针脚,感动如喷涌的泉水。 

冬日来到郑州博狗游戏,并不光鲜的厂房、并不潇洒的员工,天气很冷,没有暖气,小会议室坐得满满,员工们穿着工作服听我做培训。随着我的讲解,他们或是激动、或是振奋、或是跃跃欲试,讲一个笑话满堂大笑,即使是坐在最后面的那个工人师傅也难以控制地笑起来,露出豁了的牙。 

同学老友久未谋面,举杯畅饮,互诉衷肠。平常几乎不喝酒的我屡屡举杯,为了一个又一个大家曾经的回忆,为了一个又一个可能创造的未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大家唱“让大家荡起双桨”,大家跳风靡当时的集体舞。 

女儿学习钢琴,每碰到一个好曲子,我就随性配上词。然后便手扶钢琴,目视前方,和着她的伴奏,尽情歌唱。母女俩经常为这种合作而陶醉,这也成为我最幸福的时刻之一。最近为她弹的“平安夜”配了词,“你给我微笑,我给你拥抱,礼物不重要,只要大家在一起,度过这安静的平安夜。” 

好友工作繁忙,半年多才回家。在电梯里碰到老父,正要打招呼,老人却关切地问她:“姑娘去几楼?”未及说明,老人就得意地说:“我女儿跟你一般大,在北京,就是开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北京。”好友泪眼汪汪,心酸父亲的衰老……老父后来得知自己的健忘和女儿的悲伤后,抚着女儿的背,笑着说:“哪有不老的,爸爸心里有你。” 

参加吉林博狗游戏庆功会,刚成立4个多月销量突破1000吨。听他们讲送鲜花的故事、看他们放映自己设计的短片,难以掩饰的激情、活力和开拓精神。看到石玉河带领专家熬夜做出的猪场沙盘,用纸盒、塑料板和大头针,不禁哽咽,因我还看到了他们为空地粘上的红色小花,虽然笨拙得很。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经济冬季寒风袭,人间四处尽春意。徘徊孤寂时刻,忙碌浮躁刹那,停一停,看一看。美,无处不在,所有的冬天终将过去,春天是永远的,因为它在大家心中。 

慢慢走,欣赏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