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宏宇 关内区副总裁

云在青天水在瓶

编辑: 金宏宇 西北区总监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5-21 14:03:44 浏览: 3995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2010年4月15-23日,在副总裁邵彩梅博士的带领下,由16人组成的博狗游戏集团家禽小组到荷兰进行参观访问。期间组员主要参观了荷兰家禽博物馆、位于Barneveld的PTC+培训中心、Jansen家禽设备企业、两家现代化的规模蛋鸡场,以及de heus企业总部、化验中心和两个现代化的饲料厂。此外,大家还有幸参加了VIV国际集约化畜牧展会,到法国、比利时游览。欧洲之行,各位组员收获颇丰,在回国后的第一时间整理总结了自己的收获与感触。

关键词?规模

虽然过去听说过荷兰养殖场和饲料厂的规模都很大,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感到非常震惊。先说说饲料厂,高规模、高效能、高稳定、低人工、低体力劳动、低工作时间,简单总结至少是这三高三低。de heus的饲料厂设备有1983年投入添置的,近二十几年有新设备的增设,但总体还是七年(一台换置的混合机)到二十多年的厂房设备,也就是说达到如今状态的时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而在这之前,他们也有二十年左右的积累期,这样看来,大家与他们之间的差距也还不至于让大家特别急躁。所参观的饲料厂年提供产品35万吨和28万吨,几乎不提供袋装饲料,饲料的原料和成品都分装于各个料仓,有效利用空间。原料入库和产品发出的方式也就都以封闭管道的形式进行,仓储重量的计量也即时显示,不需要搬运、盘点、库管、保安投料单据传递核对等环节,并且封闭性好,粉尘少,提高效能,节省人工。在成品方面,他们已经特别关注产品的粉碎粒度和粒度的均匀稳定性,用图表的方式分析统计,让我感受强烈。再说说养鸡场,感觉大家国内的养鸡还是很自由的,利润也高,也没有什么资本投入的门槛,更没有这个那个的制度规定。而荷兰的养鸡业已经被整治得非常到位了,规模6万的养鸡场还在盈亏平衡的边缘,而欧盟新的对动物福利的要求也让养殖者不得不提早准备转型,产生更大的投入和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相比之下,国内在养殖方面还停留在对量的追求上,对质的提升必然是下一步养殖发展的方向,专业化、规模化工厂化可能从现在已经开始了转变。

关键词?品质

在品质的讲究和认识方面,荷兰更让我有突出的印象,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所住宾馆的设施,办公的桌椅,房子的门和门框,既有大处的,也有小处的。尤其两点:第一,工厂的设备历经二十多年,封闭性仍然非常好,运转正常,维修工人也就是一个机修工、一个电工,看起来也并不忙,按部就班地工作而已。而大家的设备投入仅仅五年,从开始就维修频繁,换的零件也不少,维修工很忙,还需要较高水平。第二,在参观养鸡场的时候,看到他们掉到地上打破的鸡蛋,蛋黄颜色金黄,蛋液粘稠度高,蛋壳颜色好,光泽好,比国内所见的鸡蛋品质好太多。这差距背后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有大家资本实力的不足,有大家消费认知的不成熟,有大家从小生活习惯养成的对花费的节俭心理,有大家可选择范围内难以获得高品质设备的现实。考究的产品可以使用很长时间,一时价格高,实际成本低,感受也好,减少重置成本,对资源对人工都是一种节省。这让我想到博狗游戏的宗旨是以先进的技术,完善的服务,优秀的产品促进中国畜牧业的发展,节省资源,实现食品安全,造福人类社会。大家总是致力于提供高品质产品,不断在技术和生产方面进行探索,这样的企业宗旨有很大深意,也让我在此次出行中有所感悟。

关键词?建筑

欧洲的建筑物是最让人感到震撼的,寻常人也会感受到建筑之美,不论是教堂、广场、车站等公共事物还是家庭住宅,更有建筑物背后悠长的历史和建筑时的历史年限,都让我不由感叹。他们对历史的崇尚感更强,对自己的房舍我想也是敝帚自珍,不断修葺完善,有的已经有些倾斜了但仍然被支撑着,不像大家总是弃旧图新,在成长中忘记了保留过去的痕迹。这也是一种不自信吧,深层次是否是对自己的祖上和本源有着强烈的自卑感呢?他们的建筑总是有很多雕塑的修饰,简直不厌其烦,居住的功能只是建筑诉求的一部分,让我检讨大家对物质认知的现实性和想象力的缺乏,在形式上大家非常不注意营造震撼力,那大家在内容上就一定注重了吗?我也在想,当初建造教堂的建筑工人,采石场的工人,如果没有心灵上的信仰,怎么会有这样尽善尽美的作品?

关键词?环境

环境之美是走下飞机最初的感叹,记得初到荷兰是在早上六点多钟,天蒙蒙亮,在宾馆外面台阶下等待登记的时候,听到鸟儿的叫声,好像回到童年的早晨。乌鸦的叫声放肆而粗俗,好像夜里行为不轨,引人发笑;有的鸟声如金属铃音,有的叽叽喳喳,有的连续如唱歌,有的间断似打招呼,声音传导出安全和自我享受,就是在自己家园里面的不紧不慢,自在和平。环境如花园,蓝天白云绿草鲜花,透过一家的栅栏拍照,里面是刻意修饰成不经意造成的模样,尤其那里的奶牛,闲庭信步,显得那么幸福和从容,真让人羡慕。云在青天水在瓶,从中国来的我已经不知道这里的环境是地球的本来面目,还是大家所在的环境是地球真正的样子?

关键词?信仰

2004年我到过新马泰,那次是第一次出国,新鲜事物很多,但没有此次让我觉得有这么大差异,是学问的不同,更多还是信仰的差异。姑且不提大家信仰什么,中国的学问中儒释道三教交结,无形浸润大家成长的过程,而大家却并不承认大家信仰什么。在西欧的几个国家大家所看建筑突出的是教堂,所看油画更多是宗教主题,宗教活动是他们社交聚会的一种方式,也是心灵的安顿地、诊疗所。在比利时的教堂里所见油画是宗教主题,主题中突出的当然是耶稣遇难,被钉于十字架上,或者信徒从十字架上把耶稣拯救下来的场景,他们为什么喜欢回顾和瞻仰他们的精神领袖苦难的一刻呢?而中国人好像不愿意记录大家的信仰者这一时刻,佛教的内容里面有慈祥智慧,或者明王形象的愤怒身,或者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无畏精神,孔子辗转于陈蔡之间也不是读书人愿意多讲的内容;老子更多的形象也是骑青牛过函谷关;大家熟悉的先圣也不需要大家俗人来拯救,而耶稣基督需要,他们的信仰对象与他们更加密切,圣经对人的引导也更加具体而微,不像佛道的虚无和儒家的礼让那么无力。这个话题太大了,姑且让我一带而过,用更多的未来时间去思考吧。

上一篇: 我家的发财树
下一篇: 春天与女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