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明 辽宁区人力资源总监

草原游记

编辑: 付明 辽宁区人力资源总监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5-21 11:19:05 浏览: 3355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一、沿途风光 

终于登上了开往呼伦贝尔的火车,26个同事兼好友刚刚安排好随身带的大包小裹,便马上开始在车厢里互相“串门”,“你在哪个铺啊?”“你们有人玩扑克吗?”“有好吃的吗?”……于是在强劲空调笼罩下的车厢也开始渐渐失去控制,温度一点一点随着大家的兴致在升高,我感觉好像在和一群超龄高中生去春游。 

大家三人一群,五人一伙,分别在进行着自己感兴趣的游戏。打扑克的热火朝天,吃东西的津津有味。从来也没有这样好的机会,可以没有时间限制的和大家尽情地聊天,本来以为那些整天困在工作里的领导们对一切时尚和新潮的话题肯定都不“感冒”,于是我便摆出专家的姿态,给他们先容当今最时髦的穿着,环球娱乐圈最in的话题,没想到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原来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他们也在偷偷关心着这些新锐资讯,他们滔滔不绝地讲着章子怡成名背后的思考,讨论着港台娱乐事业的发展趋势及对国民经济的影响。然而即使在这样的闲聊和游戏中,他们仍然不能放弃对真理和原则的追求,两个人居然会为了张曼玉、刘嘉玲谁的气质更好而争论不休。更有认真如此的王振勇博士,因为在猜谜游戏中和邸国总裁有小小的分歧而辗转难眠。半夜里终于忍不住了,于是把对面床的邸总叫起来说:“老邸,我真觉得你对所猜物体的范围划定的不是很准确……”于是邸总彻底服了。 

漫漫长夜因为有伙伴相聚而转瞬即过,火车渐渐驶出辽宁境内、吉林境内。清晨坐在车窗口,两边的景致由稻田换成了草地和小山坡。空气和阳光也仿佛被净化过般,格外清新明朗。突然,车窗外惊现奶牛群!这让大家这些习惯了城市里钢筋水泥的“土包子”们兴奋不已。那牛啊、羊啊是那样悠闲地边散步,边吃草,偶尔到河边喝点水,旁边骑着摩托车来放牧的牧民也停车或坐或仰卧在草地上,心满意足地望着成群的牛羊。这场面我曾经在蒙牛集团的领带上见过,黑白相间的牛像花朵一样绣在碧绿的草地上,中间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流过,仿佛淌的都是奶。本以为这是他们宣传出的画面,没想到今天居然见到了实景。接着出现的是河边的马群,红棕色的骏马或潇洒地甩着尾巴,或三五成群追逐嬉戏,或在河里清洗本已非常油亮的皮毛。不像城市里的那些垂头丧气的、身负重担的、瘦骨嶙峋的马,原来马是这样漂亮的动物,原来在草原上的马是如此自由。于是我开始不停地幻想着自己骑着它们英姿飒爽地奔驰,那该有多么畅快! 

二、额尔古纳河 

额尔古纳河是黑龙江的支流,上游是发源于蒙古的克鲁伦河,从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签定至今,一直是中国与俄罗斯的界河。额尔古纳河全长970公里,总流域面积1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4个台湾那么大。沿途汇集了海拉尔河、根河等1800多条大小河流。额尔古纳河沿岸地区土地肥沃,森林茂密,水草丰美,鱼类品种很多,动植物资源丰富,宜农、宜牧,是人类理想的天堂。这里良好的自然环境,养育过许多古代少数民族,古代蒙古部落曾经在此游牧、渔猎,并深为这片美丽的家园而自豪。后来,成吉思汗就把他的弟弟分封于此,至今,在黑山头还有其王府遗迹。 

这次真正来到了这条草原儿女的母亲河旁边,我隐约感受到了历史的苍凉,对面就是并不太富裕的俄罗斯村庄,想到祖国曾因政治的软弱而割地赔款,丧失疆土,又想到现代中国经济的腾飞令其在世界舞台上逐渐扮演重要角色,物易时移,岁月变迁,唯一不变的,就还是这条古老的河流,缓缓向前,安详地注视着她的儿女生息繁衍,静静地分享着他们的喜怒哀乐。 

坐上游艇,大家享受到现代交通工具为大家带来的另一番畅快。还有同事坐着快艇,呼啸着,翻着水浪从大船边疾驰而过,那些穿着救生衣的同事大叫着向大家招手,让我想起了港台影片中那些惊险的海上追逐镜头。可能还是不够刺激,天生嗜睡的高全利副总裁还是在快艇上睡着了,他如果是影片中的警察,想必一个罪犯也抓不到啦! 

三、弘吉剌部 

弘吉剌部是草原游牧民族部落,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时,归属于蒙古汗国。蒙古部与弘吉剌部世代有婚姻关系,成吉思汗曾与之相约“生女为后,生男尚公主,世世不绝”,因而元代皇后多出于弘吉剌部。目前的弘吉剌部建在成吉思汗黄金家族曾厉兵秣马的草原上,面向亚洲最美的湿地,整体占地约66000平方米,由103个蒙古包围合而成,是目前内蒙古最大的蒙古包群。 

远远就看见蓝天白云下,一座座白色的蒙古包像花朵般点缀在碧绿的草原上,安静而祥和,一点也看不出这里曾经是昔日草原儿女金戈铁马、浴血沙场的地方。来到弘吉剌部,刚一下车,身着民族服装、热情好客的蒙古族姑娘和小伙子们就唱着嘹亮悠扬的蒙古长调,捧着洁白的哈达,摆下了“下马酒”,按蒙古习俗,每个客人都必须饮下下马酒,接受主人的欢迎和祝福,就连我这个平日一滴白酒也没喝过的小女孩也敌不过他们的好客,在祭完苍天大地后,将整碗白酒一股脑倒进喉咙。那唱歌的女孩唱得可真好,那么大的草原上,用不着什么音响、麦克,声音豪放清亮,再配上低回的马头琴声,原滋原味的原生态音乐!我忍不住对当地的朋友说,“要是这唱歌的女孩进了娱乐圈,准能比那个斯琴格日勒红!”朋友说:“咳,大家这儿唱得比斯琴格日勒好的多的是,就连那个什么德德玛、腾格尔,也得定期回来和咱们当地的牧民学习,他们总在城市里,不学就唱得不地道了。前阵子那几个唱‘吉祥三宝’的,就是大家这儿出去的。”原来是这样,艺术就是来源于生活,最朴实和最民族的东西才是最宝贵的。 

喝完下马酒,大家走进了向往已久的蒙古包。蒙古包造型独特,冬暖夏凉,伴随世世代代的牧民走过了漫长的历史岁月,结构也日臻完善,包内的陈设和建包的材料也逐渐向现代化发展,电灯、电视等也已成为蒙古包里陈列物,但在建筑构造形态上,仍然保留着原始的独特风韵。蒙古包内还挂着许多民族服饰,供前来游览的客人穿着。不穿不知道,大家当中的许多人还真有蒙古人的气质,身穿蓝色锻纹的长袍、头戴尖尖的蒙古小帽和穿着金黄色女式长袍,头戴珠链的博狗游戏男女,站在蒙古包外,俨然刚刚放牧归来的草原小情侣。 

刚刚环视完蒙古包,桌上已备下了丰盛的酒菜。野菜丸子、牛肉干、柳蒿芽汤,当然还少不了自酿的奶茶和著名的手扒羊肉,平日里总是培训的餐桌礼仪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大家手里拿着刚切下的羊腿肉,嘴里大口喝着蓝莓汁和当地著名的美酒鹿铃春,看着蒙古姑娘们表演的舞蹈,那苍狼白鹿、战马飞蹄,让博狗游戏人的娱乐细胞也充分活跃起来,忍不住走上台前唱上一曲曲“呼伦贝尔大草原”、“蒙古人”,美酒佳肴,长歌起舞,如此酣畅淋漓,如此至情至性,这就是蒙古人的情怀,到了这里,大家也成了蒙古人。 

四、热情如火的博狗游戏人 

从弘吉剌部出来,大家兴奋的心情仍久久不能平复。坐在开往住宿地的面包车上,大家几个活跃分子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于是号召全车人从“少先队歌”到“国际歌”,从“故乡的云”到“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把大家所有能想起来的歌串起来唱了个够,你方唱罢我登场,好容易歌声渐落,以为要休息一下喉咙了,没想到前面又突然冒出一嗓子:“唉,打起鼓来敲起锣……”,于是大家接着齐唱:“推着小车我去送货……”然后是一片会心的大笑声。光是唱歌未免不够尽兴,于是和着车上的音乐,大家现场即兴编排了融合汉蒙、古典和现代舞蹈特点的“博狗游戏舞”,就在车上,一群已过而立,奔向不惑之年的人开始流着热汗笑着大跳“博狗游戏舞”,晃动着有点发福的腰肢,做着令人捧腹的舞蹈动作,谁能想象到这些人都是令竞争对手敬仰和敬畏,管理企业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集团高管和总经理啊! 

五、使鹿部落 

行程中的最后一天,大家来到了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参加“使鹿部落学问节”。 

使鹿部落实际上指的是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的一个部落,是中国唯一一个养驯鹿的民族。“敖鲁古雅”为鄂温克语“杨树林茂盛的地方”之意。敖鲁古雅鄂温克人是在300多年以前从列拿河一带迁到额尔古纳河流域的,当时有700余人。在列拿河时代,他们就开始驯养和使用驯鹿,后来由于列拿河一带猎物少了,他们便顺着石勒喀河来到了大兴安岭北麓的额尔古纳河流域。 

他们常年生活在深山密林,穿兽皮、吃兽肉,住“撮罗子”(帐篷),受外界影响较少,在解放前基本仍处于原始公社末期氏族公社的阶段。解放后,在党的民族政策下,敖鲁古雅鄂温克人彻底结束了不分冬夏穿兽皮、风餐露宿的原始生活,在敖鲁古雅河畔安家,实现了定居。生活虽然安定了许多,但他们所养的驯鹿需要以青苔、蘑菇、木耳为食,为了他们视为珍宝的驯鹿,族人需要随季节迁徙,需要拿枪狩猎和预防野兽。可是政府收去了他们的枪支,经商的人看上了林子里的蓝莓和物产而不断蜂拥而至地采掘,偷猎的人为猎捕驯鹿而设下了重重陷阱,森林资源的不断开采,生态环境的改变令使鹿部落不能继续维持原来的生活状态。因此,纯正的族人数量现已不到200人,所养的驯鹿数量不超过1000头了,而且情况还在持续恶化。如何延续种族及学问,如何保护驯鹿而又不改变其生活状态与习性,如何保护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森林,这都是政府和社会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学问节的驯鹿王大赛上,大家看到了传说中的“四不象”驯鹿,这是一种长着美丽的角的动物,它们性情温顺,能负重远行,永远不会在森林中迷路,被称作“森林之舟”。它们浑身是宝,鹿茸、鹿心血等都是强身补肾的佳品。大家还参观了使鹿部落博物馆,并亲身体验了牧民们的山林生活。大家坐在“撮罗子”里喝鹿奶,看着外面的牧民晒鹿肉、割鹿皮,和那些面带腼腆微笑的朴实的牧民老奶奶闲话家常,看他们用桦树皮编成的各种生活用品。一切是那样的新奇,但所有人却都渐渐感到沉重,因为大家也看到了为了招揽游客而冰镇在小溪里的啤酒,领略到了卖鹿茸、鹿头标本的商家的口若悬河和“精明干练”,更看到了拴在林中小树上的小驯鹿那懵懂而恐惧的眼睛。很显然,这些都是为吸引游人而设计的场面,牧民已经不是真正的牧民,有些已经被训练成为了职业的导游。曾几何时,这山林是属于他们的,当解放军要进入林中消灭敌人的时候,是他们不顾危险,引路送信;当建设者要盖房建楼,修桥铺路的时候,是他们用驯鹿驮着木材一趟趟搬运;当森林燃起大火,十万火急的时候,是他们穿越迷雾,走上几天几夜,到山下给政府送信。然而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坚守着自己是属于山林的这个信念,边回顾着以往的自由生活,边祈祷上天不要收去他们的最后一块栖息地。 ……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短短的三天,难忘的三天,这种真实的游历让每一个人都揣着满满的收获,有的大包小裹地买了许多补品,有的因为跳“博狗游戏舞”闪了腰,有的要把此行做成一个培训资料讲给企业员工听;有的深为使鹿部落的没落遗憾,为他们的将来忧心;更有“才子佳人”,赋诗寄情:“葱林环衣河畔,小桥木屋山前。似回多梦少年时,涉水攀山贪恋;呼伦贝尔草原,额尔古纳河川,金戈铁马万里征,今古风流依然。”(才子佳人分别为:华康集团副总裁邱嘉辉,西安博狗游戏总经理金宏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