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狗游戏之声

春节里最动人的风景

编辑: 文/博狗游戏平台总部企业学问专员 覃卓燕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2-16 09:34:34 浏览: 3632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恐怕没有哪个节日,比春节更叫人魂牵梦萦了。元旦过后,春节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在广西老家最常见的风景,就是家家户户都晾晒腊肉和腊肠。其实大家都不爱吃,可家里每年还依旧准备,这已经是一种地方习俗了。

QQ截图20160216093825.jpg

记得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学校里,校园里种有很多龙眼树,家门口还有一棵拐枣树。冬天的时候这些树的叶子都会掉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寒假里,阳光明媚的时候,大家把家里的衣服、床单被罩通通换下来洗掉。那时候家里没有洗衣机,小女孩子们会跟在妈妈们的屁股后面,到学校水塔的水龙头下面洗衣服,家家户户互相帮忙拧床单,然后挂在树枝上接受阳光的暴晒。那棵拐枣树是尤其受欢迎的,几乎整棵树都要被各色的衣服装点起来,尤为壮观。在春节到来之前,大家要把家里所有的脏东西都拿出来洗刷干净了。

腊肠腊肉1.jpg

腊肠腊肉

除夕那天,男女老少都要洗澡,换上崭新干净的衣服。当天晚上12点之前要把脏衣服全洗掉,不能留到初一。初一不能杀生,所以除夕夜要把第二天吃的鸡鸭全都提前准备出来;初一也不能倒垃圾,倒了就表示你把今年的财气也给倒掉了;初一不看病,几乎所有的诊所都会在这天关门,不过医院还是会正常上班的,因为新年头一天就看病,兆头不好,所以有不舒服的,都要在除夕当天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了;初一不能洗头,这个习俗我也不知道是有什么讲究,据说初七才能洗,可我从小就没遵守过;春节期间会很忌讳哭、吵架,甚至不好的字眼都要避讳,要和和乐乐地开始新的一年……

包粽子.jpg

春节要吃年粽,就像北方要吃饺子一样

春节要吃年粽,就像北方要吃饺子一样.jpg

粽子

小时候奶奶家还住在村子里,每到过年,爸妈都要“强迫”我和弟弟在老家住两三个晚上。基本上每次吃过晚饭,我和弟弟就时刻跟着爸妈,担心一转身他们就又把大家扔在老家了。通常我和弟弟会使出各种招数,卖乖、耍赖、哭闹,结果还是得留在老家过夜。那时候小,不知道爸妈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后来才知道在老家,大人是很忌讳小孩子走夜路的。

小时候准备年夜饭的场景.jpg

小时候准备年夜饭的场景

通常,我和弟弟在除夕这天的上午就跟着爸爸妈妈去到奶奶家,在那栋现在已经废弃的老宅子里,因为是泥土地面,时间长了地面难免会变得坑洼,所以在春节的前几天姑姑们就会搬回来一些粘土,填在那些坑洼里,然后用大木桩反复捶打,直到粘土和原地面平整。那时候觉得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和弟弟总是会很积极地加入其中。初一一大早起来,奶奶或者姑姑就会搬来一些柴火,或者茶籽皮,或者玉米芯,在老宅子的一角生起火来。我总觉得这火不是用来取暖的,因为它总是浓烟滚滚很熏人,因为拿来生火的那些柴火通常都是半湿的,茶籽皮点着了也是只会冒烟的,玉米芯会稍好。这火堆的意义,其实更多地是让大家在串门的时候,可以围坐在一起聊天。人一多,通常要围成很大的一圈,每个人离火堆都有一大步的距离。这个时候,让我觉得温暖的不是这明明灭灭的火堆,而是从外地赶回家过节的亲朋好友们在一起侃大山的热烈。现在很难再有这样的场景了,因为烟会把屋子的墙壁熏黑,所以大家基本上改烧木炭或者点取暖器了。

火堆.jpeg

火堆

烤火2.jpg

烤火


上了初中,春节很少在老家过夜了。那个时候姑姑们都已经出嫁,一般初二或者初四会回来省亲。 所以每次过节吃完晚饭大家回到自己家,那座阴仄空旷的老宅子就会恢复平日里的清静。上高中那年,终于有能力把奶奶她们接了出来,搬到和大家距离很近的新房子。春节,对于大家来说再度变得热闹起来。

春运.jpg

春运

在到北京上大学后,春节的记忆≈春运。10年前,从北京回到广西家乡需要34小时,也就是2个晚上+1个白天,然后在第三天的早晨才能到家。当时并不觉得在火车上坐那么长时间的硬座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通常是几个同学、老乡一起搭伴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就到家了。有的时候也会和坐在旁边的人一起聊天,或者坐的时间长了腰累腿麻的,就会站起来,让旁边没有座位的人坐上半小时一小时。那些“出门在外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叮嘱,完全抛至脑后,更多的感觉是,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

春运的火车厢3.jpg

春运的车厢

当然,在春运的火车上,通常都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印象最深的是2007年的春运,上车后第二天的凌晨6点,在中原某车站涌上来一大群人,火车上所有的空间都塞满了,动弹不得。上来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挑着一堆大袋小袋的编制袋,自己提不动,就在过道里,堵住了,后面上来的人上不来,就拼命往前推。坐在我旁边的过道上的一个中年男子,使劲把大爷往里推,还用脚使劲踹他的袋子,说他的袋子脏、破。我的位子靠近车厢连接处,一下子混乱无比。旁边的人推,后面的人压,大爷满头的汗往下淌,使劲吸着鼻子,后来我才发现是老大爷哭了,嘴里喃喃着,回家过个年都这么遭罪啊。我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都觉得被挤得不行,想站都站不起来。后来我的旁边还发生了打架事件,被打的是那个推挤老人的中年男子,差点被一群“恶霸”扭下火车,他老婆求爷爷告奶奶地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给那帮人,他们才没有把他给拖下车。

春运的火车厢1.jpg

春运的车厢

刚毕业那两年,工作不稳定,身上没什么钱,春运的火车票是一票难求,又买不起飞机票,都是在上研究生的好友通过学校的关系帮我买到火车票。尽管工作后的假期明显比学生时代减少很多,回家过春节成了一件很豪侈的事情,但每年的春节,大家依旧会奋不顾身地投入到春运的大军之中,不肯停下回家的脚步,只为那一口父亲和母亲烧出来的饭菜,只为能够看看一年未见的家人。

回家的心情.jpg

回家的心情

再后来,在沈阳有了自己的小家,回家乡过春节的次数就更少了。有的时候会想起很多小时候在家的事情,给母亲打电话,说我想家了。母亲通常都会说,太远了,不用每年都回来啦。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有电话能听到你的声音,我每天都会上你的空间看你的照片,看你写的东西,所以每天都能看到你的样子,知道你的状态,就和你在身边差不多的。家里也还是你上次回来看到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等过几年,你带着孩子一起回来看大家就好了。


如今,我的春节更多的是带着东北味的。可不管怎么过,年味再有别,亲情却是永远不变的旋律——和身边的家人其乐融融地一起聊天看电视,谈谈过去的这一年,想想新的一年,给远方的家人打打电话拜拜年,聊聊自己的近况,然后大家一起在期待与忐忑混杂的情绪中等待着家庭新成员的到来。这些,于我就是春节里最动人的风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