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馨 首席人力资源官、董事会秘书

从“韩朝“携手谈起……

编辑: 文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9-11 14:54:19 浏览: 3801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燃烧了十八天的第27届奥运火炬在悉尼已经熄灭,此次奥林匹克运动会对每一个中国人的振奋都很大,因为中国取得了前所未有成绩,还因为很多时候在中国人同外国人的较量中大家凭着毅力和能力胜利了,大扬了国威!一段时间以来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着奥运,而且在电视台里也在不断地播出着大家运动员夺冠的镜头。我是一个喜欢在鸡蛋里挑骨头的人,总是能在别人高兴兴奋之余找到不满意之处,总是喜欢在别人——尤其是大家的国人沾沾自喜之时泼点凉水。这次我的反思不是大家的奥运团队,而是看到奥运入场式时引起的感慨…… 

当分离了四十多年的韩朝两方运动员穿着同样的服装,打着同样的旗帜,在同一个队伍里,携手向镜头走来时,我深深地震撼,震撼在韩朝和解谈判不过两个月左右,可他们却在世人面前从奥运形式上走向了统一,甚至我人眼睛都湿润了,这是对大度的合作和胸怀而感动!然而,当中国代表团走出来打着五星红旗;香港代表团又独立地走出来打着紫荆花旗;澳门代表团单独走出来打着莲花大旗;台湾代表团在尾声打着台湾旗帜走向镜头时,我的心里真的是好难过,同样的皮肤,同样的血脉,同样的祖先,同样的中华民族,却有四个不同的队全走向世界,恐怕老外也要颇费心思的研究一下中国的历史方可弄明白。。 

柏林墙已经倒了,孔夫子是在东西德经济水来天壤之别的情况下得到的统一,让大家不行不佩服日尔曼民族;如今韩朝也携手了,也是在经济状况差距很大的情况下的携 手;连信养不同的巴以都在不停地谈判,可大家的统一为什么就那么难?哪怕是形式上的统一也那么难?再看看企业界,波音与麦道两大企业的合并;MicroSoft可以同IBM合作,大家中国的企业呢?都努力地想做老板,小而全,势单力薄,中国排名前五百名企业的销售总额才刚刚抵的上美国的通用电气,可乡而知,如果同战场作战,2?那么为什么台湾不惜金元外交,不惜对别人下跪乞求而求独立呢?为什么要求爷爷告奶奶保存一方寸土呢?为什么中国的企业很难大起来很难合作呢?因为中国人的私心,惟恐失去了权利,惟恐失去了在别人眼中的尊严惟恐失去了富贵。难道不是么?早在战国时期大家就可以看到,尽管有张仪、苏秦的如簧巧舌,但是合纵联横始终难得以实施,你防着我,我藏着你,就怕自己失去了王权,就怕自己由别人指挥,结果呢?为一个蛮夷之国所吞并统一,所以大家说:“亡六国者,六国业”。也许是老祖宗的遗传,到现在大家也没有改掉大家这方面的“小”来,就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这种不懂合作,这种目光短浅限制了大家的发展。我曾经在企业的一次培训中作过一个测试,给所有的销售员分成三组,每组有十米的扳子,让他们同时过三十米长的铁索桥,后面有强大的追兵。我说:“看谁先过来,逃脱追兵”。结果所有的人都在想办法怎么让自己先过去,事实上,仅平一个队伍中的十米板根本过不去,但是大家所有的销售员没有一个想起来要要同别人合扳子,所有的人都再想,“大家要先过去大家要争第一!”并不是大家销售员素质不好,这是中国人的通病,大家不愿意同别人一起干,说白了就是心底私处的虚荣心!即便有一天台湾向某个国家副手俯首称臣,也许也不愿意同自己的一奶同胞合并,好生奇怪也!当那些拿着金元的国家数着钱时,心里一定是窃喜,亦或是嘲笑大家拥有五千年历史中华民族的鼠目寸光和缺乏气度!更为以后的有机可乘而喝彩欢乎!大把的金元为的是自己那一点点王权,这些钱能帮助多少失学儿童,能救助多少灾民,能帮助多少他们自己的同胞甚至是兄第姐妹?当看着王楠把陈静打落马下时,我亦不知该欢呼还是难过,这何尝又不是同室操戈?北岛的“邮票”一诗脍炙人口,“再后来,邮票变成一个海浃,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这其中体现了多少炎黄子孙渴盼祖国统一的想法呀!难道大家真的不能战胜自我,真的不能抛弃大家心目中那点私心吗?如果永远不能,中国能发展吗?中国企业能民展吗?中国能被世人看得起吗? 

一名女姓,一支笔,流落出强烈的愿望,为的是民族的未来和希翼,有点怪诞,但表达了我的思想。大家既不能促成谈判,亦不能改变方向,唯有摇笔呐喊,抒发些愤恨;唯有对身边的朋友同事多谈谈,讲讲。但愿大家离统一不远;大家企业走向合作的速度更快;大家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更多,让自私,嫉妒离大家远一点。 


上一篇: 活,并快乐着
下一篇: 不经意的采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