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宏宇 关内区副总裁

商品化饲料穷途末路了吗?

编辑: 金宏宇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18 14:29:39 浏览: 1995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五星级酒店的茶座里,三三五五地聚集着畜牧行业的从业者。养猪场老板是新贵,把饲料业人士压得很谦卑。各种动保疫苗设备的人员把猪场老板包围着,一波一波地,填没了大老板和小老板之间的空隙。 

“什么!”“商品化饲料穷途末路了?”饲料业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翼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你以为呢?现在不是产品经济的时代了,是产业经济的时代!” 

“哪里会转变这么快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大企业都在养猪,散户都在退出,养猪企业自己有自己的饲料厂,饲料企业的产品卖给谁?” 

刚才还踌躇满志准备讲讲料肉比PSY的一股劲儿,现在从每个饲料从业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行业变化大,自春节后生猪价格一路下跌,前段时间天照应,猪价已经起来了,眼看着过了保本点,谁都以为该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开始要积极进取的姿态,却得到被彻底否定的课兆! 

“嗤,”一位打着蓝格子领带的先生冷笑着,“几个大企业养猪,饲料厂就饿死了么?像今年这样的养猪行情,我看要持续到2019年下半年,不知道多少养猪场资金链要断掉,猪场的日子没那么好过。” 

散户彻底退出,养殖被几家企业瓜分,产业重心彻底变化,目前还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养猪亏损却是发生在当下血流成河的,环保方面的拆迁压力是现实的,雇工工资越来越高,技术人员不好找,卖一批猪流动资金就割掉不少,那么多猪的口粮是要银子的。 

但是,蓝格子领带先生又来了一个“嗤”,深谋远虑地说道:“不要说散户没几个有备份的钱,就是大的养猪企业也一样。钱是硬通货,融资方面时不时在收紧,冤死鬼越来越多,养殖不好搞倒是真的。” 

“某某企业现在都着手卖猪场,”同伴间也有附和。“必须到了彻底没利润了、没有市场需求了,也没有创新与研发余地了,除非这三点都满足商品饲料才会消失,否则说穷途末路还为时尚早。” 

“为时尚早?啥是趋势?整个陕西省未来几个大品牌布局下一个三百万头猪的、一个二百万头猪的,还有五个一百万头的,就把整个生猪供应做完了,这几个要么是养殖企业自己供饲料,要么是饲料企业投入去做养殖,到时候饲料卖给谁?这些企业要技术有技术,要资本有资本,国家也愿意扶持,你们要知道,饲料企业现在不转型就是死路一条,没看现在小企业日子多艰难,饲料企业不断关门。古话说,窥一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还天真地认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一个人边巴拉手机边说。

另一位先生听得厌烦,把嘴里的口香糖吐了,睁大了眼睛说:“规模养殖显现才是近几年的事情,目前国家政策的影响比市场的影响决定性要大,这一点可跟过去不一样了。过两年不让用抗生素了,意味着养殖风险变大,必须在硬件投入上加大,食品方面要求比现在严格,随之养殖规则也会发生变化,想扩大规模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边的争论吸引了几个人有意介入,明显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我认为仅仅是产品+服务的时代结束了,养猪风险需要保险介入,养猪水平和效益表现必须数据化,大家手里的资本就是要找到好的项目,养猪业的纯利润率有一年接近HUAWEI当年利润的三倍,达到18%以上,真让人想不到。”

“种猪、动保、检测机构、屠宰、设备、金融,这些资源大家都想串起来,不是大家要控制这些资源,而是大家可以共享这些资源,赋能是当下的主流思维,你有专业能力,我有资本能力,大家互相赋能,整合发展……。”

讨论话语权被新的加入者占据着,原有的人们又想拥抱又不想拥抱,迟迟疑疑地看着、听着,商品化饲料穷途末路了吗?这真是个问题。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